此網頁設立於2007年6月17日    網頁設立者:王永健

樹人首頁 留言板 校友投稿園地

 

        

網頁裡所有的自傳文章,都是以筆者對事物的觀察與感覺,參雜著一些故事,這些故事,有的是從師友們聽來的,有些是從報章媒体閱讀或聽來的,有些是真實故事,有些是杜選的,但願能博君一笑,別無他意.    

          

讓我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王先生鄰居的一輛腳踏車。家裡有兩個小男孩,小明今年六歲,大汗今年剛好十八歲,不學無術。做一點事,就滿身大汗,家裡只管叫他大汗而不名,別誤會,他絕對不是蒙古大汗。我也忘了他到底叫什麼名字呢!

        

為什麼兩個孩子相差那麼多歲數呢?很簡單,在美國嘛,結婚離婚是家常便飯,大汗是老爸的兒子,小明是老媽的孩子。兩年前他們結婚的時候,一個朋友送了一件禮物和一條對聯作為賀禮,賀聯上面寫著:一對新夫婦,兩件舊東西。夫婦兩非常的尷尬,滿臉通紅,朋友們則哄堂大笑。缺德!缺德!

        

小明剛滿六歲,老媽送了一輛腳踏車給他,作為生日禮物,他非常的高興,那輛車就是我。小明很早就學會騎腳踏車了。那天生日聚會是在家附近的公園裡舉行的,親友們都在,他要炫耀一下自己的騎車技術,在公園裡打圈圈。第一圈回來的時候,他把雙手放在口袋裡,得意的大聲說道:爹地媽咪!沒有手了!老爸老媽拍著手大聲稱讚:小明好棒啊!小明好棒啊!第二個圈子轉回來的時候,他又把雙腳放到駕駛桿上,得意的大聲說道:爹地媽咪!沒有腳了! 老爸老媽又拍著手大聲鼓勵:小明好棒啊!小明好棒啊!第三個圈子回來的時候,他不是騎著我而是扶著我一拐一拐的走回來的。小明說道:爹地媽咪!沒有牙齒了!原來摔了一跤,連牙齒都沒了,活該!

        

那有騎腳踏車連手腳都不用的?我被他摔了一跤,全身痛得要命。唉!什麼事不做,專做沒手沒腳沒牙齒的遊戲!

        

小明病了好幾天,我也養了幾天傷,大汗趁著這空檔,騎著我到他女朋友家去玩,也好,出去兜兜風比呆在家裡、跟小貓小狗為伍好得多了。他女朋友家在阿罕布拉市的New Ave Saxon St 交界口處,剛好在十號公路的出口處。他把我鎖在欄杆徬邊,這樣也好,我比較放心,沒人能把我偷走。這時候我看到鄰居王先生駕著他那輛黑色的Honda Accord從十號公路出來,看到熟人,我當然很高興,向他打了個招呼,他沒看到我。當然,他怎麼會留意我這看不起眼的一輛腳踏車呢!他的車子停在Saxon 街的stop sign,準備向右轉。他望向左邊,等New Ave的車輛過完之後,就放開剎車,準備向右轉,一個西班牙裔、大概三十几四十歲樣子的傢伙,把他扶著的一輛舊腳踏車,突然放到王先生車子的前面去,然後他裝作倒在地上。王先生剎了車,急忙開車門出來把那傢伙扶起。那人指手劃腳的指著他的腳和他的腳踏車,意思是說:你撞傷了我的腳,又弄壞了我的腳踏車,你要賠錢。原來這傢伙是一個啞巴。王先生連說sorry,然後掏出荷包,拿出僅剩的四十塊現金全部給了他。那傢伙不肯,他要更多的錢。王先生把錢包給他看,意思是說:我只有這麼多了,沒辦法。那傢伙哼了一聲,拿著四十塊一拐一拐的走了。王先生還慶幸四十塊錢能破財擋災呢!一個小時之後,那西裔男子和另外一個人有說有笑的走了回來,原來這小子裝啞巴騙錢,他又在那十字路口做起生意來了。聽說王先生的弟弟在昨天也被騙了二十塊錢。王先生現在才知道自己上了當,他立刻打電話報警,嘿!有個屁用?那傢伙做了兩天生意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唉!真是現代版的騙術奇談。

        

這時候大汗高高興興的走了出來,依經驗我就知道他一定有什麼喜歡做的事要辦。他騎上了我,就一直往一個辦公室走去。他又把我鎖在門邊,走了進去。原來他去申請結婚証書。唉!才十八歲的小伙子,沒有正當職業,只做半職,學人結婚,也不知他和他的女朋友怎麼想的?辦公室裡坐著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叫他到裡面去把衣服都脫光了。他有點奇怪,這和結婚有什麼關係?但還是照做了。那個男人又叫他到蓮花水龍頭下面淋了水,然後在室裡兜三十個圈子。他對自己說,結婚當然要檢查身體,沒毛病才發証書。於是那人叫他做什麼,他就照辦。最後那人要他做兩百個掌上壓,他也照辦了。但只做了五十下,他已出盡了吃奶的力量,還只數到五十一就爬在地上,累得要死。那人說:如果你不繼續做下去的話,就要從頭開始算。大汗非常的生氣,他知道做兩百下掌上壓是他從來不能做到的事。於是他非常憤怒的對那人說:我也不知道結婚跟做這掌上壓有什麼關係,我沒辦法做兩百下,算了吧!不結婚也罷。那個人聽了一楞:你說什麼?你要結婚?為什麼不早說?我們這裡是警察招募所,申請結婚証書是在隔壁的辦公室。對不起,對不起。

        

呵呵,呵呵,大汗,大汗,你到底要做警察?還是要做丈夫?Please make up your mind!

        

原來走錯了地方!他七竅生煙,走了出來,一腳往我身上踢了過來,我只覺得一陣刺痛,直通心扉,這無影腿真的要了我的命。大汗!你是怎麼搞的?往我身上出氣?沒辦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在回家的路上,我還吃了很多的苦。回到家裡的時候,大汗下了車,突然雙手把我高高的舉了起來。喂!喂!大汗,你要做什麼?突然間他把我往地上砸去,我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就這樣昏了過去。唉!人間冷暖不由人,身後百年萬骨枯 。

 

王永健于洛杉磯 2007年五月上旬

 

 

 

 

 

 

 

 

 

您是訪客第:You are visitor #: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