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3, 2009設立                          王永康主編頁

 強社網頁

    不知是恭維還是挖苦,妳說我是寫情書聖手。聽也慚愧,我不曾寫過一封情書給妳。但話可說回來,當年夏日清晨,

  十二歲的我常乘腳踏車載著十歲的妳到海濱游泳, 像我們這樣青梅竹馬長大的, 還用寫情書嗎?

    有時我也沾沾自喜, 覺得天上命的星宿是怎樣的排列, 使像我這樣才華中庸的男生竟能娶到在校花行列中的妳!不但自喜,

    有時還感到頗有威風, 大有百萬軍中奪帥的感覺. 在我們結婚四十一年後的今天, 妳還聽到我這樣的話, 不是比一百封情書還強嗎?

    雖然如此, 我們倆的戀愛路上, 確實少了一紙情書。今天夫妻真愛之旅講座 逼著做功課交卷, 我也借此机會補寫一封情書

    給妳, 雖然情書遲來, 但妳也該滿意了呢!

    靠主的賜福, 我們的人生旅程上沒有很大的波折, 但四十一年共同生活的歲月裡, 畢竟也有甘有苦的時候。

    最慘淡的是越南戰爭結束時的逃亡, 做難民的日子裡, 半夜人靜, 在妳枕邊, 有時我突然輕輕的問,

    我們倆口子相什么?, 妳睡眼迷濛, 不經思考也含糊習慣的說 相依為命!, 現在我想, 這很像

 夫妻真愛之旅講座 裡的所謂 溝通

    多謝妳的賢慧, 使我們能夠盡孝道奉養我的雙親過晚年, 也靠我們的勤勞和諧, 把兒女和侄兒教養成人,

    他們都有才幹和品德, 我們也盡了做父母的責任。今年我六十六歲, 工作上退而不想休, 妳也減少忙碌,

    我偶爾也問, 我們是否幸福?妳微笑點頭。多謝妳的肯定, 對我來說這比什麼都舒服。古訓 知足者樂.

    我們快樂, 大慨我們已經知足。

    現在父母己經不在, 子女也成家立業, 巢空寂寞, 但我們還可以种花, 閱書, 看戲, 運動和旅遊。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黃昏。玉蘭, 且不必惆悵黃昏的將臨, 讓我們牽手漫步, 感恩共賞美麗燦爛的夕陽。

                                               愛妳的, 妳的愛                             許汝寧           二○○七年十月廾四日

                                                                                                                                   夫妻真愛之旅遊輪上

                                                                                                                                       

 

 

* 張碧雲 (鳴遠校友) 的讀後感言

  "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許汝寧給愛妻的信, 沒有華麗辭藻的潤飾; 也沒有蕩氣迴腸的情節. 有的就是感人的實在!

    這種踏實無華,細水長流的相依相伴是感情的昇華! 許氏伉儷何其幸運!在人生旅途中覓得至愛,相伴相隨. 惜之,

    珍之!聞者亦沾其喜悅, 享其溫馨."

 

 

 

不 You are visitor # Hit Counter of this page,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