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頁設立於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   網頁設立者:王永健

    

樹人首頁 留言板 校友投稿園地

 

 

Posted Dec 17, 2009

21                            網路上的鬼話

阿欣去日本學習的时候,每天都很晚才回家,媽媽很担心,因为相傳在21楼的住户有点邪门,而她們就住在22楼。媽媽每天都下楼去接她。她們每天都提心吊膽的乘电梯上22樓。有一晚阿欣等了很久媽媽才下來,她有點奇怪,然而媽媽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她也没多问。

走進电梯後,媽媽一直都没说话,臉色和以往有点不一样,电梯在向上缓缓運行着。快到22楼的时候,阿欣问媽媽:『今天是怎么回事?面孔冷冷的。』这时候电梯突然停了下來,门打開了。对面赫赫出現幾个字『21楼』。媽媽慢慢抬起了头望向她,突然兩眼兇光畢露,慢慢的说: 『妳真的以為我是妳媽媽嗎?』。。。。。。 

媽媽那裡去了

一对夫妻經常吵架,有一天,两人又为了家中經济问题吵了起來。由于吵得很激烈,丈夫一氣之下拿起水果刀,失控之下居然将妻子殺死了。丈夫把妻子的尸体偷偷埋掉,又怕孩子回家後会问起媽媽,他费尽心思想了一套说词。

然而第一天过去了、第二天又过去了。。。,孩子也没有问起媽媽。一直到第六天,他觉得很奇怪,终于忍不住问孩子:『这么多天没见到媽媽,你不覺得奇怪嗎?你怎么不问媽媽去了那裡?』不料,孩子满臉困惑的看着爸爸,说:『不会呀!。。。只是好奇怪喔!怎么這幾天媽媽總是喜歡站在您的後面?』 

雨夜

出租車司機老李每天很晚才下班回家,冬天的夜晚,特別寒冷。今天雲層密佈,晚上十點多的時候,送走最後一位客人,他想早點回家,天要下雨了,反正也接不到客。然而生意來的時候,擋也擋不住。一位年輕男客把車子攔下,說要到市郊去。老李說太晚了,來回要兩三個小時,而且鄉間道路很難走,實在太危險了,他準備不接這單生意。然而在客人願付重資之下,金錢能使鬼折磨,他終于接下了。

天開始下著小雨,當車子在鄉間經過一個亂葬崗時,他開始後悔了,不知坐在後面的家伙是人是鬼?他還在後嗎?或者早已飛入亂葬崗去了?在胡思亂想中,車子終于來到一個小村莊,由于村莊泥路太窄,他把車子停在村莊入口處。客人要他等半個小時,再回市鎮去,反正客人已付了錢,在車裡聽聽音樂,休息一下也還不錯。

在朦朦朧朧中,他聽到有孩子的哭聲,也聽到有婦人哄孩子的聲音,他一驚坐了起來,一位少婦抱著小孩站在車子旁邊,老李把車窗玻璃拉下,少婦說一整天都沒進食了,孩子也很餓了,老李生憐憫之心,把兩個留下來等一下才吃的麵包給了少婦,少婦躬身道謝之後才離去。

這時客人也回來了,手裡拿著一個相框,說是奔喪去的,他說嫂夫人難產去世了,孩子也死去了,依鄉間習俗,難產死去的婦人不能葬入祖墳,要遠葬其它義地,而且也不供奉于祖祠,因此他將嫂夫人的遺像拿回市鎮去,供奉于道廟裡。老李一眼瞥向客人手中的相框,他全身冒出冷汗,相中所看到的正是剛才所見到的那位少婦,她正在向老李微笑。。。。。

 

Posted Mar 13, 2009

 

鬼話連篇                                           作者:網路上的鬼話

借鬼嚇人,我只能說一山還有一山高…  

一女子下夜班,一男子尾隨圖謀不軌,女子怕,路過墳地,靈機一動,對墳墓說:爸爸,我回來了,開門啊。   

男子大懼,哇哇大叫逃走了。女子心安,正要離開,忽然從墳墓中傳來陰森森的聲音:閨女,你又忘了帶鑰匙啊。   

女子驚駭,也哇哇奔逃。  

這時從墳墓一個盜墓說:,耽誤我工作,嚇死你們!

盜墓的話音剛落,發現旁邊有個老頭正拿著鑿子刻墓碑。好奇,問之﹕你在搞什麼鬼﹖ 

老頭子憤怒地說真是的,他們把我的名字刻錯了……   

盜墓大懼,哇哇叫著逃之夭夭。老頭冷笑一聲:,敢和我搶生意,還嫩了點兒…… 

正說著,  一不小心鑿子掉在地上,老頭正要拾,一彎腰,發現鑿子握在草叢中伸出來的一隻手堙A 老頭正在吃驚,突然聽到有一個聲音說:你找死呀!亂改我家的門牌號 

老頭屁滾尿流,滾下山坡!這時一拾荒者從草叢堛真是的,搞一塊鐵也需要化費這大的精神嗎?

                                               2009313

 

                                                  作者:趙慧屏

我從來不相信世上真有鬼神的故事。直到昨天聽了我爸親身體驗的故事也看到了我
媽遺失的戒指後我的心就開始動搖起來了也開始半信半疑了。。。

老爸說他前晚照往常一樣洗澡前把身上的金鍊﹐結婚戒指和手錶脫了下來擺在每天
都擺的書桌上。洗完澡出來就發現不見了他的結婚戒指。他四處找啊也沒找著。就
去了我媽靈前跟他死去的老伴說﹕老婆﹐我不見了戒指。妳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是
丟在哪裡了。話才說完。我那低智能的小妹就上前跟我爸說她知道在哪裡可以找得
到。她帶我爸由前廳跑到後廳去﹐在一張我媽生前常躺在哪兒看電視的長沙發指著
沙發後面說﹕吶﹐就在這兒了。我爸往沙發底下看黑淒淒的滿是灰塵他想要放棄了。
小妹卻又說拿手電筒照就會看到的。老爸拿了手電筒上上下下照了一回就真的發現
在一堆滿是灰塵裡頭有個金戒指在那兒發亮呢。他拿掃把掃了出來。抹乾淨後把它
帶在手指頭上才發覺好像是緊了一些。老人家帶上眼鏡把戒指檢查了一下才發現原
來戒指內圈刻著了我媽的名字。

老爸說1954年他買了一對一模一樣的金戒指在金鋪要師傅分別在兩個戒指上刻上了
他和她的名字。戒指也隨著這對戀人由結婚生小孩到做了阿公阿婆爺爺奶奶也隨著
他們漂洋過海跟這對相親相愛的老夫老妻過了大半輩子的日子了。我媽什麼時候丟
了戒指我們都不知道。也從沒聽她說起。
朋友﹐你說這是不是很玄的事﹖我爸說是我媽顯靈給小妹讓她指引我爸幫我媽找回
了她遺失的結婚戒指。我爸的戒指到現在還是沒有下文。但看到老爸一臉高興的樣
子我也覺得很安慰。他現在手上就帶著他老伴的結婚戒指了。這應該是一個天意
吧﹖

                                                                       
脫稿於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

 

                                                                     作者 : 陳學弟

小李是計程車的新手,剛好是農曆七月十五日中元節那天開始營業找生活,同業的老前輩們都說這不是一個好日子,等過几天再開始也不遲。小李是年輕人,不信這一套,還是駕著計程車去兜生意。真的生意不好做,直到傍晚時才兜到第一擔生意,是一位穿白色長衫的長髮女人攔下他的計程車。上車後小李問客人要到那裡去?這女人只伸手說:“向前走。”從照後鏡望去,只見她臉色有點蒼白,說話聲音非常的細小,在這天已開始暗下來的時刻,載著這樣一個女人在陰暗的路上行走,他第一次嚐試到有點毛毛的感覺。

這時候女人所指的方向是向著市郊那方向去的,小李發問:“妳是要到郊外去嗎?還很遠嗎?”女人沒有回答他的話,手向右指,又拐了几個彎,終於叫小李停了下來,這時候小李已全身發毛,原來他正停在一個義莊的旁邊,遠處還隱隱的見到一排排的墓碑,老天爺真會開玩笑,第一次兜生意,居然兜上一擔鬼生意。此時聽到那女人幽靈般的聲音:“謝謝,這是車資。”當然是陰司紙,他不敢伸手去接,女人把錢放在座位上,開門離去了。他不禁對自己說了聲:“謝天謝地!”打算回頭離去。突然間他發現剛下車的女人,已消失在他的視野裡,周圍沒有一個人影,剛下車的女人好像在瞬息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雖然年輕膽壯,此時他已心破膽裂,準備踏上油門,快快離開這鬼地方。此時他看到一個滿臉鮮血的面孔,出現在車門的玻璃上,剛才他懷疑那個女人是鬼,現在他所見到的是一隻真鬼,一隻活生生的女鬼。他雙腿發軟,偏偏那女鬼開了車門,坐進後座。這時候他只有一個意念,就是趕快離開這鬼地方,到有人煙的地方去比較安全。他走了一會兒,見前面有燈光,他飛快的把車子拐進那裡去,他希望有人住的地方,會有陽氣把那個女鬼趕走。當把車子停下來準備開門出去的時候,他看到那間屋子有一個招牌,上面寫著三個字:太平間。他全身冒著冷汗,原來這女鬼剛死不久,屍身還停在醫院的太平間裡,鬼使神差的他把車子開到此地來,讓女鬼附回原身去。今天真倒楣,原來此地是一個醫院,他急忙把車子轉到另一面去,這時候他聽到後座的女鬼虛弱的聲音:“停車吧!”他著實的吃了一驚,原來這女鬼還在車上,他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他看到一個大招牌:急診室。只見那女鬼衣衫不整、滿臉鮮血的開了車門,衝到急診室去。他定一定神,這是怎麼回事?女鬼不走進太平間而走進急診室做什麼?

這時候有位護士走了出來請小李進去有些事要轉告。他莫名其妙的泊好了車,跟護士走進急診室。在裡面他沒有見到那個女鬼,便問道:“那女鬼呢?”護士回答:“什麼女鬼?你是說那位陳小姐嗎?她正在急救室裡面。”護士解釋說,陳小姐是義莊管理員,剛才小李送她去義莊時,剛好停在一個水溝的旁邊,因為天黑,看不清楚,當陳小姐開門出去時,剛好跌到水溝裡,幸好水溝善淺,傷勢沒那麼嚴重,陳小姐吩咐說,等扎好傷勢,請小李再送她回義莊去。小李聽了之後,對護士小姐說:“拜託,叫她另請高明吧!”說完,揚長而去。

                                             脫稿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

 

                                                                   作者 : 含涵

廣義省有一個小市鎮叫做秋蛇,以前從大陸來的許多僑胞,都在此定居。有一陣子這裡是一個十分繁榮的集散地。許多海南鄉親都在這裡居住過。我外公是做出入口生意的,檳榔草葯等物品穿梭於秋蛇與海南島之間,非常頻繁。我母親講了一個這樣的故事:

一個下午,兩位海南鄉親到另一個村鎮去喝喜酒,盡歡之後,天色已黑,過了渡頭之後,蹣跚的走回秋蛇家去。半路上他們要經過一片小樹林,據說這裡常鬧鬼。來到樹林前面,他們不自禁的停了下來,猶疑著不敢走進樹林。兩人在思索著一個可行的法子,希望能夠安全的躲過這一劫。其中一個提議唱海南大戲壯膽,待走過這段樹林路之後,就拔足飛奔回家。商量之後,其中一個開始作狀吹喇叭,走在前頭。另一個則伸手跨步開始唱海南大戲。就這樣一個“吹喇叭”一個“唱大戲”,浩浩蕩蕩的走入樹林。忙著吹與唱,暫時忘記了恐懼的陰影。走在前頭的“喇叭手”,吹了一會兒之後,發覺後面唱大戲的沒有聲息,他急忙回頭察看究竟。這時他看到後面的鄉親,身子殭硬的站在那裡,屁滾尿流,臭氣沖天。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一個白衣長髮的女人,在朦朧的月光下,高高的掛在樹梢上。他大叫一聲,跌跌撞撞的拖著他的老友,一口氣飛逃回家。經過“見鬼事件”之後,兩人大病一場,一個月後才康復。

                                             脫稿於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 洛杉磯市

 

 

                

 

 
 
 

 

 

 

 

 

 

 

 

 

 

 

 

You are visitor # :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