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頁設立於2013年1月28日    網頁設立者:王永健

Contributor's Corner    說出你我的故事

樹人首頁 校友投稿園地 留言板

 

 

萌社班的李威先生,有一天來信說,我們從越南走出來,每個人都有一段很不尋常的經歷,為什麼不呼籲大家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與校友們分享呢?編者也有同感,遠渡重洋、背井離鄉的經歷與感受、就是一個很感人的故事。況且,僑居地與老家的生活環境有天壤之別,在不同的條件下,我們會有不同的遭遇,這都是我們在新環境裡最值得回憶的經歷與經驗,我們把我們的故事說出來,與校友們分享,一定是一個很興奮的體驗。在此編者呼籲各位把自己在離開越南以後的經歷說出來、這些改變自己命運的感人故事,會得到很大的反響與共鳴。編者也呼籲還滯留於越南的校友們,也說出在親友們離開越南後,你們的感受與經歷,與大家分享隨後,編者也會把自己的經歷,陸陸續續的說出來,希望這些故事,是我們人生旅途中最刻骨銘心的回憶,謝謝。     編者:王永健

 

投稿電郵:王永健,tv0808@yahoo.com tv0808@hotmail.com

或把投稿貼上留言板

 

                        

Posted on Feb 25, 2013

 

部落格友糖衣,為「投奔怒海」一文編成詩句,願与校友們分享

戰火連綿難温飽    山河變色紅寸草
忍辱偷生死裡逃    逆來順受把命保
傾家蕩產危險冒    妻小同行娘哭倒
離情依依滿心殤    决意放手自由找
月黑風高心慌焦    烏雲掩月拼命跑
同登一船緊身抱    怒海狂濤白浪咆

浩浩大海無有向    漂漂蕩蕩淚流淌
求助無門茫然對    飢寒交迫相守望
漫漫長路哇聲放    帶來生氣了絕傷
報喜擋災慶偉程    振奮人心兆告祥
前途茫茫見曙光    温情相送暖心房
怎奈屋漏夜雨逢    黑天暗地無的航

浪捲千重風狂吼    電閃雷鳴難當頭
嚎聲四起天地泣    一線生機見神手
波濤洶湧無所畏    奮力猛跳相聚守
瞻戰心驚來時路    絕處逢生恩難酬
六六本是斷腸憂    而今反成天堂口
細雨微風萬火明    一九七八香江留


糖衣 讀文「投奔怒海」後回應

 

                                          

Posted on Feb 22, 2013

 

〈雲煙往事〉      投奔怒海

 

 

投奔怒海     建新創作油畫 

 

新年前收到居港在報社任職的七叔寄來一份郵件,打開是幾頁報紙複印本,映入眼簾是一九七八年六月八日的香港報紙剪報,一則大新聞標題〈越籍華僑一七五人乘船逃亡   獲救全部抵港〉這份意外令人驚喜的禮物,對作為那次投奔怒海大逃亡中的一分子,予我是何等珍貴,禁不住心潮起伏,感慨萬千。沿着時光隧道,我的思緒回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腦海出現了一幅幅讓人心靈震憾,刻骨銘心的圖景--------

 

自美軍撒出南越後,北越共軍大舉入侵南方,處處點燃戰火,佔據鄉村包圍城市。美國最後背信棄義斷絕經濟援助,更使南越政府陷入險境,軍心潰漫民心厭戰,至令共軍勢如破竹逐縣市佔據,古都順化失守,兵臨第二大城市峴港,我一家老少尋海路逃難至南方,投靠華人聚居的堤岸市二姑處,不料未到一個月首都西貢也淪陷,我家被迫返回中部舊居地,開始過着共黨統治下的日子。

 

七五年山河變色,我工作的幾間戲院由政府接管,放映的儘是政冶宣傳電影,少有人欣賞。我曾在前朝軍中服役過,唯恐舊軍人要去勞改,迫得投身文化部繼續繪宣傳看板,畫前要思想學習,畫後要自我檢討,外行指導專業,可氣又可笑,忍住滿腔悲憤逆來順受挨過了三年,終於有了「逃亡」的念頭。

 

一九七八年得人指引有了門路,我决意用盡積蓄,冒着生命危險偷渡出海。峴港市靠海,海岸線長容易外逃,組織人幾經籌劃,買了木船有了舵手機工,就等機會起航。日子在焦慮中難過,但當决定起程的時候,心中頓然產生無比驚慌和離愁。

 

五月十日晚上,我携同妻子二妹六弟和四歲的女兒,在父親沉痛的叮嚀下,在母親的眼淚中告別了,臨行前是生離死別的時刻,親人們作依依的擁抱,我踏出家門,不忍再回頭看一眼養育自己的双親,還有留下來的三妹四弟,和住了廿多年的家。

 

月黑風高,烏雲蔽月。我們分批到了指定的地點,那是海灘一處偏僻漁家,等到半夜陸續上船,只見船上滿是人,大家心驚胆顫。靜默中我攬着妻女,心裡只有一片茫然   .......「噗!噗!」聲响後,船在開行,當天幕展露晨曦時,看到船已遠離海岸,駛向茫茫大海

天光白日,才看清楚同船的人多是相識的,全船174人蹲坐在只有二十餘呎的木船裡,幾個老人家則輪流躺睡。大家都慶幸離開惡境,却又開始担心漫漫前路,同坐一條船,共同的命運把我們緊緊地栓在一起。

 

起初,預算忍受五至六天船就可以到香港,不想到........

船航行一天後,船機突然熄火停住,自薦機工的找不出故障原因,怪船機太舊,再追究原是海軍的他實只懂機器的一點皮毛智識,而為求免費搭乘竟欺騙組織頭人,漠視大海的險惡,漠視人的生命,在一片「害死人」罵聲中,船隻晃晃蕩蕩地飄浮在大海上。

 

...我們的命運之船在公海上流浪两天後,從望遠鏡看發現有模糊黑點,疑是船隻,這時全船的人以為有救了,大家鼓動歡呼,揚起寫有SOS 求救布條,更用衣物在船頭鉄桶點火起煙,但當看到是艘大貨輪只是從遠而近,並從側面慢慢駛過,漸漸在視線中消失,失望之情難以形容,許多人還哭了起來。爾後的幾天,我們再也遇到兩貨輪,都遭遇同樣的結果,可以燒起火的衣物差不多用完,眼淚也流乾了,求救無望,任憑日升日落,是生是死唯聽天由命!

 

出發時帶來的乾糧可以節食,但飲的水已存無多,我家五人每天分配到小半杯,都儘量留給我幼女,年紀小小的她卻十分乖巧,從不要求喝水,而別的小孩們一直哭喊着,聲聲:「我要水!水!」惨不忍聽。患難与共,眼前所見都是不堪悲苦無助的臉,相對無言;可幸的是在幾乎絕望的氣氛中,大家守望相助,患難与共。

 

漫漫苦海中,船上一名懷孕的陳姓女子,腹中胎兒告急不及待出生,船上並無任何醫寮設備,幾個有經驗的婦女都不敢操刀,情急之下由一名小伙子自告奮勇靠着旁人指導權充接生,剪下臍帶,孕婦順利產下男嬰。當嬰兒呱呱墜地,伴隨「哇哇」的哭聲,人們鼓掌歡呼,暫時放下愁苦的心情,船上平添喜氣,「報喜擋災」大家皆認為此乃吉祥的徵兆,帶來希望,振奮人心。為紀念這次難忘的旅程,父母為孩子取名「偉程」。

 

船繼瀆飄蕩了幾天,人人被折磨得無神無力,在糢糊中突然面前顯露曙光,原來大家驚覺前面是一片陸地,再看到幾艘漁船迎面而來,接觸後才知道自己已到了海南島,跟着出現邊防軍艇,查詢後把我們的船拖往岸邊,一行人安全地踏足中國國土。

 

我們來到從事捕魚為生的村落,那裡都是窮苦人家,在村民幫助下我們搭起簡陋的茅寮遮頭,日間男的伐木起火打水,女的洗衣煮食,粗飯淡茶總算得一飽。當地地方政府派來技工幫助我們修理船機,並供應餅乾淡水,本應只準逗留三天,因天氣不佳擱多幾天,為了報答當地群眾,我們離開時留下些衣物,首飾作人情。五月廿八日,我們的船繼續行程,村民不捨地送行,我們在船上揮手告別了。

 

真是命途多舛,我船駛離海南島約半天時間,船機又慢慢熄火停了,可能機器太殘舊或因負荷過重,在島上換過水泵不合用所致。有道是「禍不單行」,船身己入水,又接連幾天不時下雨,我們用幾幅大膠布替老弱者擋雨遮風,而年青人的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再濕,苦不堪言,大家日夜輪流到艙內舀水,最初用水桶,水桶被大風吹飛了改用膠袋,一袋一袋水向船外倒。每每在這時候,我禁不住多次暗裡流淚,我不是怕死,只是悲妻女弟妹因我的選擇而身陷險途!我哭,是對不起他們,對不起年老的双親!

 

船似無主孤魂的飄浮在海上,難耐日間的熱,夜裡的冷,很多人在生病,蜷伏一起,心中唯一的意念,不是眷戀或追求錢財,而是祈求返回陸地,然而這時候,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聞!

..無法去計算己經過了多少日子,只感到天是無盡的黑暗,日夜難分。

 

難忘那一天,突然頭上烏雲驟起,遠方天際更現紅色帶着閃電雷鳴,這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死亡恐懼撕裂每個人的心,互相攬住連扣一起,驚天風雨帶來雷聲,夾雜人的唸經聲,祈禱聲,孩子們的哭喊聲.............

 

狂風在咆哮 !駭浪在洶湧 !天地在嚎哭

 

莫非是神明顯靈?眼前突然出現一艘大漁船,駛近高喊「快過嚟!快!」除即拋下繩索讓我們拉緊,大小两船撞擊得「 砰!砰!」聲响,趁着波濤我起他伏平行時,年青的人都先跳過去,大船滿了人,船家告之已呼喚另一艘船駛來,在風雨交加中等了些時候,第二艘船來到救助餘下老少的,我弟妹跳了過去,我把女兒拋給他接住,再連同妻子跳上大船。這時風雨大作,波濤洶湧,眼看我們原來乘坐的木船,被風浪打翻了,隨浪而去.......

 

漁船在風雨中前進,我們一群人擠在艙內外,每個人獲派一碗海鮮粥,因為整個月都沒有吃到像樣的食物,此時此刻,這碗粥真是絕世好味和珍貴。聽船員說:他們正在海上捕魚,突接到公司來訊警告所在地有暴風雨來臨,囑船即返港避風,返航途中見到我們一船難民,若不救援必死無疑,為慈悲而不計後果,决意救起我們 175人。救起我們的雄威號两艘漁船的漁民兄弟對我們有救命之恩,此大恩大德,我們沒齒不忘。

 

船在風雨中航行了一晝夜,晚上祗達香港海域,水警截停到近海,讓婦女小孩乘渡輪登岸,男性留在船上等候調查。此際我佇立在甲板上,微風細雨中看著港島的萬家燈火,在煙雨濛濛中有如仙境,感覺自已是從地獄裡到了天堂,頓時眼淚盈眶,分不出是雨是淚,我真的到了目的地香港,175人從此獲得新生。那天是一九七八年六月六日我們將鉻記這一天。

 

次日獲淮登岸檢疫站,有関部門經過調查後,因在船上產嬰母子都發高燒,和多人不適需急送醫院救治,其餘由幾架巴士載送到尖沙咀美華酒店安置,下車時我等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狼狽不堪,引來途人圍觀,記者採訪。酒店內我借用電話联絡到居港的大妹,兄妹見面仿如隔世相擁而泣,話後她買來我生平第一次吃到的「漢堡包」和久違了的「可樂」。

 

在聯合國与港府安排下,我們一批難民得到很妥善的照顧。這是我衷心感激的!我是舊軍人優先獲得美國接受以難民身份入境,同年十月我家五人登機飛往俄勒岡州,由担保我家的教會接待,安排住所食物用品樣樣齊全,我們這些在經歴無數劫苦的人,真的特別感受到真是「天地無情,人間有愛」。

 

一九七九年初,我得友人協助遷居加州洛杉磯,從事自已喜愛的行業,畫廣告為生,經多年克難終有自已的家,更幸上天多賜我一個小女兒。現時我過着退休的日子,繪畫看電影是我的最愛,最感幸福的時刻是两個孫女嗲在身邊。

 

挨過千辛萬苦安抵彼岸,來美卅餘年,從來不敢回想偷渡時那場夢魘,為求有生之年對那不平凡際遇留下紀念。今天我懷着沉重的心情忍淚執筆撰寫此文,期望大家不要忘記那苦難的年代,那場戰後的浩劫。也謹此悼念上船出海後音訊全無的羅峯挍長一家大小,杜光松挍友一家,同是繪電影看板的好友   何六郎兄弟幾家,和無法計算葬身大海的罹難者,並向他們致哀。

 

 

在等待聯合國難民署審查期間,一部份家庭需移到澳門暫居,在照片中你認出是誰?

 

 

香港華僑日報

 

 

香港成報

 

 

香港明報

 

 

一九七八年十月十三日,我家人飛祗美國俄勒罔州 CORVALLIS市,教會人仕和早在七五年到達的越裔家庭在機場合照。

 

 

當年四歲的女兒念儀,在入住新居客廳裡,手抱鄰家送的玩具笑開懷,

長大後 UCLA大學畢業,現時她已是两個孩子的媽。

 

 

一九八四年出生的細女念馨,在美東北卡州 DUKE 大學碩士畢業,我夫妻觀禮後留影。越南華人子女在制度下難得有好教肓,為了自由,為了下一代前途,若歴史重演,我還是選擇「投奔怒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我两年前寫過「我的西遊記」文內曾簡述七八年偷渡經過。現在當手持到三十五年前的舊報紙有関報導,讀後難免激動,深藏已久的情懷再再湧現思潮。難忘那扭轉我們一七五人的命運,那驚心動魄的往事。予今我再詳盡改寫,並附珍貴的剪報,献給 DN-0516 同船的朋友,紀念我們一起同哭同笑的日子。

此篇文同時刊登網路城邦,建新的部落格 http://blog.udn.com/KTan123 歡迎觀看。

 

 

                                          

Posted on Jan 28, 2013

 

改變一生的旅程                                                               作者:王永健

 

從小在貧苦中長大,我從來沒有夢想過有朝一日能夠生活在一個富裕的社會裡。在記憶中,溫飽是父母每天都要面對的問題。在越戰期間,時局動盪,物價攀升,通貨膨脹,司空見慣,今天一百塊買到的東西,幾個月後價錢飆升到一百一、一百二,已是一種規律,若不漲價才令人驚奇呢。政府不大在乎,商人大發利是,大小官員大事搜掠,大官大貪,小官小貪,整個社會正在沉淪,南越政權的壽終正寢時刻,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1975430日,國土變色,南越被赤化了,北越政權稱此事件為『統一國土』,稱此日為『解放日』。南越政要們則四處竄逃,他們把此日稱之為『亡國日』、『國恥日』。 怎麼稱呼都離不開一個事實,從此日開始,人民的生活開始徹底的改變了。逃離國土的難民,開始他們生活的新一頁,暫時沒有溫飽問題的困擾,這要拜賜於國外的援助。而滯留於本土的『臣民』們,溫飽是每天都要面對的問題,當然家藏『萬金』的鄉親們,比較少擔憂吃穿方面的。

 

在不能保障溫飽的社會裡,人心思動。適逢1978年,中國大陸在鄧小平這位偉人的領導下,實施開放政策。滯留於越南的華人,開始填表申請『回國』,這就引起兩國之間的矛盾,導致1979年的邊界衝突。政府暗許華人以任何方式離境,許多親友都趁此機會離開越南到國外定居。1979年的難民潮曾一度引起國際的關注,並施加壓力,越南政府終於同意難民『有秩序離境計劃』,難民潮才告一段落。

 

由於姐姐與姐夫早在1973年移民美國,我們全家以團聚理由,於1980年,通過『有秩序離境計劃』向政府申請離境,1983年的某一天,在外頭回家時,二妹很高興的告知,全家已接到通知批准離境了。這是我一生中最喜悅的時刻,當夢寐以求的期待得償,那種輕飄飄的感覺使我終生難忘。

 

1984年我們全家分批離開出生地峴港,留在身後的是我們一生中最溫馨的回憶,往日的酸甜苦辣將永遠的遺留在腦海的最深處。通過在西貢美國代表團的面試,以及隨後的機期安排,我們終於在1984年的118日離開越南,揭開我們生命中全新的一頁。當空姐宣佈飛機已進入泰國國境,我知道我們不會再走回頭路了。

 

我們在泰國停留一個禮拜,辦理手續,然後到菲律賓的難民營接受四個月半的英語和美國文化輔導,在這裡,我第一次以英語與人交談,這是多麼興奮的事。在這裡,我又與我太太再次相遇,她比我遲來三個月,幾年後,我們生活穩定下來才結上百年緣。

 

當飛機抵達洛杉磯國際機場時,一個小插曲為我們接風。當年的四月底,正值越戰結束十週年,洛杉磯時報記者在接機室等着採訪我們這批難民。一位記者問我以後有何打算,我的回答也許讓許多美國人覺得欣慰,至少我們難民不是來美國享受優惠的,我們來美國定居,自食其力。我說:『我們知道,我們的學歷有限,很難找到一份稱職的工作,糊口是當務之急。。。。。』。這句話在幾天後登上洛杉磯時報,記者還加上評語說,『。。。很重要的一點,難民們已意識到,展現在他們面前的不一定是一條康莊大道。。。。』
 
我們以難民身份來美,當然享有政府給與難民的補助,每人每月領到兩百多塊的現金補助以及加州醫療卡,這只能解決燃眉之急,長久生計還需要自己規劃。我又回到大學唸書,希望學得一技之長,找到一份安定工作糊口。政府期望難民立刻找到工作以減輕政府的負擔,並不鼓勵難民們回學校繼續唸書,因此,讀書的代價即是放棄福利金,政府賜給難民的補助金就這樣被刪掉了。難民唸書,學費由政府補貼,但不能餓着肚子讀書,我與二弟有一天到家附近的一間公立小學去試試運氣,教務主任說學校需要一位能說普通話、廣東話、和越南話的幼稚園助教,因為有些移民孩子不能說英語。
 
教務主任遞給我一張公文,叫我唸,看看我的英文程度。我唸完之後,她說:非常好,你被僱用了,但還要經過一次考試才得以正式聘用。我通過了考試和體檢,九月初開學時正式上班,這是給大學生兼職的工作,每天早上做三小時,月俸大約三百塊,在經濟上給與我很大的幫助,二弟也在附近的另一間學校兼職,這是我們來美的第一份工作。
 
姐姐提議弟妹們去投考政府工,只要被錄取,就會得到安穩的生活。對難民來說,穩定的工作是最好的選擇。姐姐當時是州政府職員(現已退休),已吃了許多年的公家飯,她曾說過這樣的話:『無論你做任何一份私人工作,只要被政府錄取,就放棄那份私家工作,接受政府工,吃公家飯準沒錯。』說來有點諷刺,此地的許多剛從學校出來的年輕人都不願意打政府工,但對我們這些『半路出家』的難民們來說,公家飯最適合不過了,難民算是揀了一個小便宜。由於美國的平等僱用條例,只要能夠以普通英語與人溝通,就能謀到一份政府工糊口。後來我與二弟也在洛杉磯的水電局謀得一份市府工作,這樣我們兄弟姐妹都當上了公務員。廿多年來,我們沒換過工作,我們這份政府工,賜給我們房子、家庭、養育孩子、以及一個安穩的生活。廿年來,我們經歷過上世紀末的亞洲金融風暴和2008年的金融海嘯,很幸運的、在財政上有驚無險。
 
孩子有一天問我,他說大家都把金融海嘯比喻成19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許多人都失去飯碗,但他一點都沒感覺到。我笑著說,因為你老爸老媽打政府工,家庭經濟沒有被波及,若在私人公司裡任職,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孩子似懂非懂,也許我們曾經經歷過大風大浪,對周遭的環境比較敏感,孩子們在搖籃中成長,還沒經歷過人間的苦難,對人生的體驗,比我們幸運多了。

 

 

 

 

 

 

 
 

 

You are visitor #:

 Free Web Counter
Free Web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