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世衡
   

“清明時節雨紛紛”是樹人校董李世衡先生所寫的一篇文章,原載於一本名為“越南會安華僑抗日與十三烈士紀念畫冊”的書,作者借用唐朝詩人杜牧的詩句“清明時節雨紛紛”來敘述當年在紛紛春雨中日本憲兵在會安小城裡逮捕愛國華僑,嚴刑拷打,弄得滿堿風雨,草木皆兵的淒慘景象。

                                                                                                                               編者:王永健

    

會安十三烈士紀念碑                                                會安十烈士墓

 

記抗日戰爭時期日寇在越南會安逮捕愛國華僑之恐佈暴行                  作者:李世衡

節近清明,我們華人社區裡,家家戶戶都準備去踏青,掃墓祭祖,慎終追遠。而我,每當清明節將至,甚至每次見到“清明時節雨紛紛”的詩句,我總想起 1943 4 5 日清明節,駐越南峴港日本憲兵,闖入會安市逮捕愛國華僑的恐佈行動。事隔五十餘年,但每憶及此,心裡總有餘悸。玆將當年所見聽聞記下,希望世人對日本軍國主義者的復萌有所警惕提防。

七七事變後,日寇占頜中國大陸沿海各大堿市,隨而發動太平洋戰爭,揮軍南進,占領東南亞、英、法、葡、荷蘭等西歐帝國的亞洲殖民地(香港、澳門、越南、印尼等地)。日軍登路越南之後,逼迫越南華僑成立所謂“大東亞聖戰參戰後援合”,擁護南京汪偽政權,清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上,加一黃布修書寫“和平反共建國”,用以區別當時陪都重慶的中華民國國旗。

當時越南各大堿市,如海防、河內、順化、峴港、芽莊等地僑社,在敵寇的淫威之下,皆乖乖地成立“參戰後援會”,獨會安華僑僑胞不聽命。

會安原是越南中區中華文化發祥地,民國成立後,先後設立四所小學,興華(廣東)、培英(潮州)、養正(福建)、育智(海南),並用四種方言授課。抗日戰爭初期,會安廣東幫便創辦第一所中區僑立華文中學-----“華興中學”,用國語授課。當時中區各地如廣治、順化、三岐、廣義、歸仁,甚至寮國永珍等地華僑子弟,皆赴會安就讀。

由民國初年到抗戰時期,會安便成立了越南中聽(中區)華僑救國總會、旅越會安華僑青年團、會安華僑婦女會等組織,積極參與支援祖國抗戰建國事業。僑胞愛國熱情,同仇敵愾,澎湃于整個會安小堿,深獲法國當局和越南人士同情與稱讚。

1941年日寇在海防登陸越南,隨而進駐全越南各省市。會安僑胞的救亡工作此時即停止活動,國民黨即轉入地下工作。部份愛國青年,奔向祖國大後方昆明、重慶、廣西等地、或升學或從軍、或參加敵後工作訓練。

敵偽再三催促會安僑胞仍不屈服直至1943年初會安仍未成立所謂大東亞聖戰參戰後援會。會安華僑如此忠貞愛國的表現激怒了日寇, 駐峴港日本憲兵遂于1943年4月5日清明節開了幾部軍車在天色未明之時闖入會安市區在每個街口都有荷槍實彈的憲兵放哨不准行人來往連法國殖民地當局派來站崗的警察也被趕走然後拿著名單 (當然是由一些漢奸走狗供給的)挨家挨戶搜捕愛國華僑。

時日會安僑胞家家戶戶都准備去掃墓祭祖我還在酣睡中被家父驚慌地喚醒告以日寇已經來到會安捕人。我倉皇起身父子兩人同到弟妹們的書桌從抽屜裡搜出一些救亡歌曲之類的抗戰宣傳品要拿到廚房燒毀。此時我家門口已出現了一個持長槍的日本憲兵和一個穿便衣的特務。家父眼明手快把宣傳品塞入柴堆隨即走到廚房取一碗水才轉身走上大廳。兩個日寇走進來拿出寫有家父姓名的紙條隨即把家父雙手上鎖押送到軍車之上我們全家驚惶不知所措

大約晨九時左右,日寇收隊,把逮捕的二十餘位華僑押往峴港。

依我記憶所及,當日被捕的華僑計有:葉傳英、李仲珣、羅漢書、潘鏡泉、葉啟智、李琰珍、許鎮安、鄭幹、葉文卓、李康、許文彬、岑文祥、蔡景山、蔡實古、許文茂、陳萬榮、蔡石、吳載慶、黃肇英、蔡光笙、羅賢、陳舜貴、孫盛江。

當時越南仍由法國殖民地當局統治,但日寇惘顧國際慣例,闖入會安捕人竟未照會當地政權,日寇收隊開回峴港後,法國駐會安之公安局長 (俗稱探長),路過我家門口,一語不發向我搖頭,表示無奈。

天氣突然轉變,細雨紛紛,寒氣逼人,被捕的華僑中,一部份是老年人,身弱多病,被捕時衣著單薄,家人都擔心他們受不了寒冷的天氣。家父患喘哮症。天氣變化就病發,我們更為此擔心。

會安至峴港的交通僅有卅二公里,當時物質缺乏,僅靠幾部燒木炭的老爺客車,又慢又擠,我心急如焚,不顧淒風苦雨,騎單車奔向峴港探聽消息,終得知所有被捕人都被關押在峴港日軍憲兵部的地窖裡。

當時峴港有一位姓吳的福建人,曾留學日本,精通日語,與日憲兵有交情。我們就拜托熟識吳先生的人,懇求他予以營救。

十餘日後,家父和幾位老弱僑胞,獲釋歸來。這幾位老華僑,都年過花甲,平時很少參加社團活動。由于慘遭磨折,受驚過度,人人皆面容憔悴,神智恍惚。中年人則二三月後才陸續擭釋放。

所有被捕的人,都遭到毒打逼供,整天要跪坐在地窖裡。有的人半夜被叫醒去受拷審,遭到灌肥皂水,電拷等酷刑,日寇的野蠻行為,令人切齒。

此期間,李仲珣先生(民國黨直屬支部秘書)因患嚴重痔瘡,受不了毒刑,被捕十餘日後即死亡。另一位僑領許文茂老先生 (潮州幫幫長) 在河內被捕解返峴港,亦不及幾日相繼死亡。

最後,日寇把葉傳英先生(客家幫幫長,國民黨會安分部秘書),潘鏡泉先生(海南幫幫長),羅漢書先生(廣東幫幫長),鄭幹先生(中國會館書記)一共四位解送到了河內日軍憲兵總部。葉傳英先生是位年輕人,被捕後受刑最慘。他被解押到河內日本憲兵部不久,因傷病入院治療。葉夫人王妙香女士趕到河內探侯,在醫院見過他,他尚能和家人談話。午間葉夫人與家人外出用午餐,再回到病房時葉先生已斷氣。据醫院中人說憲兵部曾有人來給他打針。日寇手段陰毒、卑鄙、由此可見。

李仲珣、許文茂、葉傳英三位烈士殉難後,由家人收領遺體,安葬于自置墓園。

在此次恐怖事件中,葉影先生在千鈞一發之際,機智地逃脫,幸免于難。他是越南中區抗日地下工作的主要負責人,引導青年人回國接受敵後工作訓練。

日寇找不到葉影先生,乃將其夫人帶到憲兵部,恐嚇說如不指出其夫躲藏地點,當以酷刑逼供。葉夫人始終都回答不知道其夫行蹤。日寇無奈,終于釋放了她。

葉影先生刀下餘生,暫時隱姓埋名,潛居鄉野,敵人遍尋不獲,直到勝利後才安然回來。

然而,1944年冬,由于漢奸出賣,會安、峴港、順化十位華僑地下工作人員,遭日寇逮捕,慘遭酷刑。194541日,日寇將他們帶到峴港機場附近之福祥山麓,斬首行刑,十位忠骸身首異處同埋一穴。抗戰勝利後,國軍第六十軍開入越南受降。僑界和烈士們家屬請求國軍協助,向日寇施壓,方查出十烈士殉難地點。會安、峴港、順他三地僑胞遂組織“抗日殉難烈士善後委員會”,負責收起忠骸,迎葬于會安清明亭前坪右側,並建立十烈士墓和十三烈士紀念碑,供世人景仰憑吊。此事筆者年前曾為文評敘,玆不贅。

1943年清明節,會安小堿不但細雨紛紛,而且恐怖氣氛令全市華僑人人自危。家家戶戶都有親人或朋友被逮捕,驚惶不已。往年興高彩烈去掃墓踏青,那時誰還有心情和膽量去郊區祭祀先人墳墓呢?

事隔已大半世紀,但每年清明節時,我總記憶猶新,玆憑記憶將此事記述,自知錯漏在所難免,希有識人士予以指正。

     

     

 
此網頁設立於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      網頁設立者:王永健   

 

 

 

 

 

 

You are visitor # :

                       Hit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