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網頁設立於2007年6月17日    網頁設立者:王永健

  樹人首頁 留言板 校友投稿園地

   

網頁裡所有的自傳文章,都是以筆者對事物的觀察與感覺,參雜著一些故事,這些故事,有的是從師友們來的,有些是從報章媒体閱讀或聽來的,有些是真實故事,有些是杜選的,但願能博君一笑,別無他意. 

讓我來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一駕九八年的黑色 Honda Accord。我是老王的汽車。不,叫他老王有點不敬。但當我不喜歡他的時候,我就叫他老王。

老字常掛在嘴上有時也會惹禍上身的。還記得嗎?清朝乾隆時,不是有一位大學士叫紀曉嵐嗎?順口說出一個字,差點沒了命!

有一天,紀曉嵐帶領著一班大學士,在翰林院裡編修四庫全書。天氣太熱,他把上衣脫掉了,赤著上身在編寫。突然聽到一聲皇上駕到,來不及穿上衣服,他一頭鑽進鄰近的書櫃裡躲著。乾隆皇帝一眼看到了,一聲不響,只把食指放在唇上,意思是叫大家別出聲。紀曉嵐躲在書櫃裡又悶又熱,聽到外面沒有談話聲,以為乾隆皇帝己經走了。他輕輕的推開櫃門,小聲的問:老頭子走了沒有?膽子真不小,敢叫皇帝老爺做老頭子。乾隆皇聽到了,大聲問:誰在書櫃裡面?聽到皇帝的聲音,紀曉嵐慌忙的爬了出來,急急忙忙的解釋他為什麼沒穿衣服。乾隆皇打斷了他的話:朕不是問你這個,說來聽聽,為什麼叫朕做老頭子。紀曉嵐吃了一驚,原來都被皇帝聽到了。他慌慌忙忙的解釋:皇上為萬歲爺,故謂老。皇上為萬民之首,故謂頭。皇上為天之兒,故謂子。所以皇上應該被尊稱為老頭子。乾隆皇帝聽了之後也不覺莞薾一笑,說道:愧你回答得体,否則有你好看。紀曉嵐逃過了一劫。你看,字是不能亂說的。解釋不好,腦袋搬家。(本故事是蔡紹涵校長在班上說過的)

我做為王先生的車子,有苦有樂。比如說,他很少到洗車房去洗車,弄得我全身髒兮兮的,很不好受。他天天打籃球,那雙球鞋放在車子裡,臭得要命,一天廿四小時,我都得忍受著。看看我老婆(王太太的車子,銀色的Honda Accord),每一兩個禮拜就去洗一次車,裡面還噴了一些香味,香噴噴的,看我老婆那驕傲的樣子,真叫我羨慕極了。

我最喜歡的事,是王先生去兜風的時候,路上有很多漂亮的車子。尤其那些女性車子,漂亮極了。有一天晚上要載几位外來的客人去飯店吃晚飯。我走在後面,我老婆走在前面。路上車水馬龍,舒服極了。身旁一輛新的女性賓士車駢馳而過,我不禁脫口讚美:老婆,妳看,那輛賓士車好漂亮呀!我又指另外一邊的白色Lexus說:老婆,那輛白色車子好苗條喔!我東張西望的說個不停,高興嘛。

誰知道我老婆已在生氣了,我還在滔滔不絕的做我的選美評論。我犯了女人的大忌。突然間她大喝一聲:閉上你的大嘴!她發了這樣大的脾氣,我真的有點吃驚。我當然要把嘴巴封上了。然後她又大聲喊:閉上你那雙賊眼!我乖乖的又閉上了眼睛(車的頭燈關掉了)。糟了,突然間後面的警車閃了燈,要王先生的車子停下來,開了罰單,晚上開車不開燈。我真後悔,剛才老婆叫我閉上賊眼的時候,我不暇思索的做了,害得王先生被開了罰單。這件事使王先生耿耿於懷了好几天。明明開了燈,怎麼突然間關掉了呢?女人真是害人精,對不起,我是說我的女人,不是妳們喔。吃什麼乾醋嘛,好在王先生不知道是我們搞的鬼,否則一定吃不了兜著走。

不要看王先生外表斯斯文文的,發起脾氣來,那種暴發性,可教你心驚肉跳。聽聽這故事你就了解我所說的了。我的前身是一輛八九年的Toyota Camry。買的時候是全新的,這輛車子比較多病,要常去看醫生。在車子十四歲的時候,王先生有一天下班時車子拋了錨,走不動了,他打電話叫AAA拖回去修理。几個月後車子又在路上拋錨了,他發起怒來,把車子賣掉了。你看中國人最忌十四這個數字了,跟實死有什麼分別?你知道車子賣給誰嗎?老墨!唉,几天後這老墨把車子開到墨西哥去賣給他的同胞,一家五口。我的前身吃慣了中國菜,現在天天吃taco, How many tacos can you eat a day? And you have to eat them every day! 你看,以前他還講中文,現在滿口英文。也可以了解嘛!到墨西哥去,做美國人比較威風嘛!其實威風個屁,還不是一輛不搶眼的老爺車!他說吃一個bean burrito 包管你三天都不想吃東西。慘慘慘!

這五口之家,個個超重,都是兩百磅以上,尤其那個老肥婆,起碼也有三百磅。她一坐上車子,輪胎就消失了一半。有一天晚上,為了慶祝他們廿周年結婚紀念,一家五口到酒樓去吃晚餐,我的前身一喘一喘的好不容易把他們送到酒樓去。在停車場裡等著,他知道更繁重的任務在等著他。果不其然,重多了几十磅的五口慢慢的走了出來,我的前身已有了心裡準備。四個人先上了車,他已覺得負荷難當了。當老肥婆最後上車的時候,他只感到千斤壓頂,喘不住氣,突然間感覺到身子緊蹦起來,氣往外洩,忍不住放了一個大屁,碰的一聲,輪胎爆了。你說慘不慘?好在兩個年輕小伙子很快的把備胎換上了,我的前身才一拐一拐的走回家去。他這一輩子也別想享清福了。王先生也真是的,誰不賣賣給老墨?唉!慘慘慘!

我前身的前身是一輛美國小轎車,王先生當時還在唸大學,五百美元的舊車。走了兩年,常漏油,後來他找到了穩定的工作,買了一輛新車,那就是我的前身。王先生處理舊車的方式乾淨利落,他總是一個很果斷的人,做事很少留尾巴。他把舊車開到汽車墳場去賣了一百美元。什麼叫汽車墳場呢?比如說你車子被撞壞了右門,你就到那裡去找同樣的車子,把右門拆下來,裝上你的車子,顏色不同也沒關係,反正是舊車嘛。你看,被人一刀一剮的凌遲處死,多慘呀!正如杜甫的詩句: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王先生就是那樣的無情。這話我只對你說喔,讓他聽到了,汽車墳場就是我的葬身之地喔!

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順便告訴你。我前身被賣掉的時候,王先生又買了一輛新車,王太太開新車,王先生也就開我這部舊車,我一下子從女人變成男人。這比人類的變性手術簡單得多了,只要男人常開那部車,它就變成男人。

現在王先生的兒子有了駕照,聽說他要買一部新車,看來王先生又來一次乾坤大挪移,我老婆又要做變性手術,變成男人了。而我就要變成周伯通老頑童,年紀越來越小了。聽說他兒子開我這部車,保險費比較便宜,希望小伙子天天把車子洗刷乾淨,還噴上些香味,讓我覺得舒服一點,載女朋友也覺得威風一點嘛。但千万要記住,不要找一個老墨女朋友喔,否則我這下半輩子的清福就要泡湯囉。

王永健于洛杉磯 2007年四月三日

 

            

 

 

 
 

 

 

 

 

 

 

 

 

You are visitor #:

                              Hit Counter